万卡卡卡

圈名万卡,高尾和成和罗伊马斯坦痴汉,最近沉迷钢炼,全职猎人【这tm真不是子供番】黑篮名柯aph以及降世神通,宝可梦,幻影丹尼,怪盗joker之类的子供番都喜欢w,欢迎勾搭ww

那家伙总是很有活力
也能让身边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开心起来
说不定他才是情商比较高的那一个?

是11带娃
“新生舞会就要开始了可是我还不会跳舞啊啊啊怎么破兄die救我狗命啊!!”
“呵,这事容易,叫我声爸爸就陪你练。”
“哎,儿子。”
【转身】
“艾玛你憋走啊——欸我错了、真的——王爸爸留步!爹!救救你可爱的孩子8!”
你对着化身大型腿部挂件的弗莱迪嗤之以鼻,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练舞的时候弗莱迪不小心踩了好几次你的脚,可他竟然不以为耻,反而笑得跟个蠢货一样,你甚至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像一个电灯泡一样开始发光。
但你还是挽着他的手,心甘情愿地挨踩。
也罢,一个带给你快乐的蠢货总归比一个伤你的心的聪明人要好。

【露中】他和他的历史(中)

干喔,我屁话好多

而且还寂寞如老狗

快期中了还请少bb多做事

—————————————————————————————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政权更迭,局势动荡,你受命隐姓埋名,寄住在北平一家小医馆里。那时军阀混战,百姓凄苦,你身体便也抱恙,浑身火烧火燎似的疼痛,常常彻夜难眠,一日瘦似一日。尤其是膝盖上的肿痛难以缓解,医馆里坐诊的郎中断定你是风湿,捻着下巴上的胡子面露难色。

“这可就奇了怪了,比您这还重的风湿我都能医好,怎么到您这儿就一点用都没有了呢?”他啧啧称奇,“先生,您今儿个就先贴这张膏药试试。”

你笑着摆手,婉言谢绝。

国之病,岂是寻常药品能医得好的?

在政局动荡的这些年月里,你被领导者弃如敝履,更少有人知晓你的秘密,你好像突然变成了普通人,隐藏在角落安静地聆听着时代的声音,你听见百姓的不安与希冀,冬天里一锅烧得滚热的白菜汤就能让他们重拾生活的勇气,你听见知识分子焦急的争论与号召,好似在永夜里用颤抖的手一根接一根地划燃火柴,你听见军阀政客狡狯无耻的笑语,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世道纷杂,人声喧哗,而你坐在其中,这一切都是你,都发生在你的土地上,而你无力改变,只能作壁上观。

约莫是1917年的冬天,关于布拉金斯基的消息突然间传遍了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一下子成了“北边的毛子改朝换代咯”。

“什么改朝换代,这叫革命!无产阶级革命!”一个戴着眼镜的先生忿忿地拍腿,“苏/俄,苏/俄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你其时正与一个老者对弈,眸光微转,仍旧伸出揣在袍袖里的手,拈起一颗油光锃亮的棋子拍下。

是真正意义上的脱胎换骨,亦或只是政权更迭,改朝换代?

“那陈胜吴广,一统天下的朱元璋,不都是泥腿子出身么?”

“我看啊,咱们这工厂里做工的,不也都是那什么无/产/阶/级,干脆也革个命,说不定就成了呢?”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啊!哈哈哈哈……”

人群中涌起的哄笑声淹没了那位先生辩解的声音,只能看见他气得面红耳赤,眼镜都歪了,嘴像金鱼般一张一合。

你竖起耳朵去捕捉那些破碎的音节——马克思,工人阶级,共产主义,列宁……这些词汇汇集起来,在你的脑海里形成小小的漩涡。

你一直为前进的方向而迷茫,犹豫着是否要跟着曾将你踩在脚下的列强亦步亦趋。你知道空想社会主义,也读过《乌托邦》,但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的念想也就只存在过一瞬,面对纷至沓来的空想社会主义批判,你不得不承认这一切看起来更像是遥不可及的幻梦。

可现在,活生生的例子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你的心脏突然狂跳起来,血流急速奔涌,生着薄茧的指腹来回地摩挲着用旧的棋子,却不再落子。

你凝视着棋盘上那一行楚河汉界,任凭思绪四处奔流。

那个长期跻身上流社会,眉眼中透着倨傲神情的沙/皇/俄/国,如今也和穷苦的大众站在了一起吗?他是否也除下了贵族的冠冕与华服,套上了简朴的工人服装,用那双见惯了枪支,鲜血与华美酒杯的手,去牵住他的工人兄弟的,布满老茧与伤痕的,散发着机油味道的手呢?

你是否,也将要追逐他的身影呢?

“哼!”那先生气急败坏的声音惊醒了你,你忙朝对面垂眸思量的老者道声抱歉,追着那人拂袖而去的身影离开了。

你东奔西走,终于借到大本本泛黄发脆的《资/本/论》,你寂静了许久的窗前久违地亮起了灯火,在虫声都已止歇的深夜里,只有你的手指还拈动书页发出脆响。你有时仰首靠在椅背上,用冰凉的掌心抚摸滚烫的眼眶,有时站起来,像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孤狼,绕着一间不大的空屋踽踽独行,不时发出神经质的低语声——你终于也像那些先生们似的发了狂,满脑子只盘绕着一句话:

我往哪里去?中/国往哪里去!

二战前的某一年,你以向他们披露国家身份为条件,让你的孩子们带你到莫/斯/科的共/产/国/际去。在那里你见到了布拉金斯基,他瘦了些,苍白的面孔显得更加坚毅和成熟,裹在整洁军服中的腰身挺拔如同白杨,他正跟一群人谈着话,紫色的瞳仁略微转向你的方向。

你感到骨髓深处涌上来一阵瑟缩,但随即克制住了自己——那些所谓的回忆,在利益和未来面前只是累赘。

你们是没有过去的人。

会议结束后,你思量着要不要去跟他打个招呼,也许中//国的出席已经足以表明你的态度。

也许他已经走了。

你呆坐着,望着眼前如潮水般涌出会议室的人群,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忽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按上你的肩膀,你呼吸一窒,耳边传来布拉金斯基清冷柔和的声音,像北地森林里的晨雾:

“好久不见,您终于来了,王。”

“您好,布拉金斯基同志。”你笑着转向他。

他确乎是变了,看来列///:宁同志教给了他不少东西。他侃侃而谈,话语中饱含的坚定与热情仿佛也感染了你——让你,一个处于迷茫与混乱之中的国//家,也感受到了未来的光明与希望。

“那么,”他朝你伸出一只手,直视着你的眼睛,“中//国会成为布/尔/什/维/克的中/国吗?”

果不其然,他把你当做一个备选的盟友,但你的心脏还是热烈地鼓动起来,因为你知道,现在的你需要他的帮助。

“我不知道,不过——”你抿了唇,露出倔强的神情,轻轻在他手心捏了一下,“我希望。”

他欢快地笑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好像一下子绽放出了光彩。突然,他拿那双大手搂住你的肩膀,将冰凉的嘴唇贴在了你的脸颊上。

你惊呆了,一只手不知为何就按在了他的额头上,试图将他推开。

“嘿,忘了告诉您,这是我们这儿的礼节,”他善解人意地眨巴着那双紫色的眼睛,他的睫毛居然是米色的,“我们现在是朋友了,不是吗?”

“当然……”

“我就直呼您为’你’了,您有异议么?”

“……只要你想!”你惊醒过来,忙伸手抚上他被揉乱的额发。

他就站在那儿任你抚摸,眉眼笑成了两道弯。

你惊觉他的头发好软。


太太的角色:相互救赎携手共进坚定不移激情满满幽默温柔游刃有余

我的角色:个人主义神经质偏执消极毫无热情脆弱动摇

所以说笔下的人也好,情节发展的方向也好,说到底还是由作者个人的看法与人格决定的

所以说在情节上自己把自己卡死纯属是因为你天天在写自己的一面和另一面在谈恋爱而你自己压根就不想恋爱……(邓布利多摇头)


【红色组/露中/史向】他和他的历史(上)

alright,我搞了,露中真香,可是我一动笔就觉得他们没在谈恋爱,理科生自不量力搞史向,时间线杀我,大家看着玩玩就好ww但我还是要用腐朽的声带喊出我爱露露!!!

屁话完毕,ready go

————–—————————————————————————

第一次见他是在蒙//古的荒原上,小孩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裹着破烂衣衫哆哆嗦嗦地窝在一丛枯萎的长草里,寒风把他铂金色的短发吹成了鸡窝,通红脸颊上一双眼睛却是晶亮,透着小兽的机警和久经饥饿之人特有的渴望。

若不是钦//察那鞑子告诉你那是莫斯科大公国,你差点就要以为那不过是荒原上又一个活不过今冬的孩童。

谁又能想到,那孩子模样的东西年龄和心智都早已比肩耄耋老人,虽然还处于蒙昧时代,你仍清楚地知道,那双眼睛下埋藏的是怎样成熟和疲倦的灵魂。

你也能想象到,他被钦/察/汗/国那双鹰爪般遒劲的大手劈手抓起,扔在马背上时惊慌得声音都发不出来的样子,他是那样弱小,甚至让你觉得他活不过今冬的猜想也有些道理。

像这样弱小的国家,也许第二天就会被从地图上抹去。

可他没有,几百年后你们在边境陈兵遥相对望,他已然长成了意气风发的青年,宽阔的肩膀和挺拔的骨骼仿佛昭示着国力的强盛——不然他怎胆敢趁你改朝换代之时强占天朝的领土。

当年窝在乱草里的小狗长大了,也敢对人神气活现地乱吠。

不过狗终究是狗,蛮夷也终究是蛮夷。

敌过了钦察又如何,现在他面对的可是中//)国。

你丹唇轻启,声音带笑:

“进攻。”

雅//克/萨/之//战,清/兵大败俄/军。

1840,天朝一朝崩溃,你固步自封了数百年的骄傲一下子被击得粉碎,曾被你目为蛮夷的人们携坚船利炮而来,硬底的牛皮靴恣意践踏过去的一切禁区与底线。他们满面贪婪目露凶光,大肆谈论如何分割你的身体,仿佛他为刀俎,你为鱼肉。

这其中就有他一个。

又是百年不见,他身量已完全长成成人模样。谈判桌的对面射过来几束饿狼般绿幽幽的目光,只不过饿狼各有所图。他左顾右盼,伸出指节叩着桌面,在唾沫横飞的雄辩中露出一口白牙,仿佛要生生把你嚼碎。

他们又有哪一个不是如此,如此期盼着把传说中遍布黄金和香料的东方国度咬在齿间,嚼作齑粉。

你晕眩,震颤,你感到刺入骨髓的冷。

上次如此落魄是什么时候了?几百年前?几千年前?

你早该在那群满面狡诡的使者来访之时就明白一切,或许更早。

可是你没有,帝国仍在沉睡,统治者虚张声势面带谄媚,签下一份份丧权辱国的条约。

那夜,宫中的侍从来告诉你,俄/国的使者邀你共商国是,你愕然,询问他太后的意思如何。

那人怯怯地垂手而立,眼神闪烁,顾左右而言他。

你端着茶盏的手轻微地颤了一下,径直拂袖而出。

妄想着丧权辱国之人能顾及你的尊严,你王耀几千年怕不是活糊涂了。

你进去时俄国人正坐在桌前整理文件,你内心笑他的虚伪,一步步走上前去。

“您好,鄙人伊万•布拉金斯基。”他直起身来,满脸志在必得的笑容甚是刺眼。

“王耀。”你逼视着他,而他已经踱到你跟前,高大的斯拉夫人壮得像熊,审视猎物般的目光却像狼。

“在下对中//国的姿容早有耳闻,如今近距离看了果然不假。”他踱到你身侧,伸出手去拨弄你的鬓发。

“您衰弱了,远不及我第一次见您的时候,那时您真像天神下凡一般神勇,”他凑到你耳边,冷不丁吹进一口热气,“可现在,就连我都能轻易把您捏在手里。”

话音刚落,他就被你一记扫堂腿绊倒在地,沉重的身躯让地板都震动起来。

你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他反剪双手摁倒,脸颊贴在做工考究花纹繁复的厚地毯上。

“不得不承认您确实是变弱了,”他衔住皮筋灵巧地解散你的发辫,“作为曾经不可一世的中/央/之/国,现在却被蛮夷肆意玩弄的感觉如何?”

“物是人非,虎落平阳……”你咬牙。

世事本多如此。

那蛮子汉语不精,自然不知晓你拐弯抹角骂他是狗,他只是轻快地笑起来,像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伸手解开你的衣衫。

你口里发苦,紧闭着双眼承受接下来的一切。

那日之后的许多夜,你做着同一个梦,你梦见窝在枯草里的孩童拿那双渴羡的眼睛看你,你心脏狂跳,向后退避,那双渴望的眼睛里含着要把你吞吃入腹的贪婪和饥饿。他站起来了,突然变成了那个夺走你的疆土,无情地凌辱你的沙//俄,他扑过来,有力的手臂几乎折断你的肋骨,一口坚利的白牙噬住你的咽喉,红艳艳的鲜血瞬间浸透视野。

然后你惊醒了。


是abo生子,慎入
我搞完了!!(躺)
现在才发现把富懒弟名字搞错了我是罪人
@山月崽 老师的总而言之!
儿童画草稿流选手再上线
柯克兰家的精英教育()
一切来源于中微课上的妄想
中微爱我我爱中微
山月老师的人设太棒了
温温馨馨一家子大可爱55555

黑丹xV叔邪教注意
有无姐妹和我一起磕5555
二五仔x寂寞仔真的好

占领我整个初中时代的浓眉大眼小帅哥啊
我爱丹尼(流泪)